<input id="4euco"><tt id="4euco"></tt></input>
<menu id="4euco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4euco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4euco"><u id="4euco"></u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4euco"><acronym id="4euco"></acronym></input><menu id="4euco"><tt id="4euco"></tt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4euco"><acronym id="4euco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4euco"><tt id="4euco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4euco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4euco"></input>
  • <object id="4euco"><acronym id="4euco"></acronym></object>
  • <input id="4euco"><acronym id="4euco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發新帖  新投票  回帖  關閉側欄
    29325個閱讀者,36條回復 | 打印 | 訂閱 | 收藏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發表時間:2019-5-31 07:46

    [原創]蘇維埃逸史:年關暴動



    宋長琨 發表在 參考文摘 華聲論壇 http://www.okfdzs1992.com/forum-49-1.html


    1928年1月,化名王楷的朱德,率領一四○團來到了宜章附近,經與陳毅等同志商議,決定利用胡少海宜章大地主家庭少爺的特殊身份,智取宜章。
    11日,胡少海率自稱是國民革命軍一四○團副團長,帶領先遣隊來宜章,大隊明天就到。胡少海到了縣城之后,前后兩任縣長楊孝斌和黃得珍都來拜望這位威風凜凜的副團長,并大獻殷勤地說:“宜章人民早盼有一支正規軍,協助地方防匪,哪怕是一個營或一個連來宜章駐防也好,F在卻來了一個團,真是宜章紳商的萬幸!焙俸_M入縣城以后,朱德率領主力進到距宜章縣城約二十里的一個小山村住下來。
    12日早晨,朱德即率大隊開進宜章縣城。入城后,陳毅和王爾琢同志在設營和布防的名義下,查勘民團的分布情況和我們準備圍攻民團的路線,按原計劃悄悄地包圍了國民黨縣政府、警察局和反動的團防局,并在各通道上布置了嚴密的崗哨,作好戰斗準備。上午,國民黨縣長楊孝斌親自來到朱德司令部,邀請朱、胡二位出席縣里設下的接風洗塵宴。
    中午,楊孝斌在縣議會二樓設宴,除朱德、胡少海等主賓外,赴宴作陪的還有全縣的官僚、紳士多人。酒過三巡,朱德同志突然宣布說:“我們是工農革命軍,你們這些貪官污吏、土豪劣紳,作威作福,摧殘革命,屠殺工農,是十惡不赦的罪人,應把你們立即逮捕,交人民公審!敝斓峦具@一宣布,嚇得那些官僚、紳士渾身發抖,一個個束手就擒,隨即將團防局、公安局400多名武裝繳了械。部隊又打開監獄,釋放了黨員和進步人士以及無辜被關押的勞動群眾,打開糧倉,將糧食發給貧苦農民。宜章地下黨趕制了幾面鐮刀斧頭大紅旗,插在縣政府、公安局和縣城的各個城門樓上。宜章的年關暴動,兵不血刃地取得了勝利。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1 09:03
    工農兵三兄弟
    紅五軍12月9日離開茨坪,在去寧岡新城參加會師大會的路上,與紅四軍隊伍相遇。毛澤東被請到紅五軍,給戰士們講話。毛澤東說:“工農兵兄弟三個,工人是大哥,農民是二哥,士兵是三哥。工農兵占總人口的85%以上,地主資本家是少數他提問地說:多數人打少數人,誰能打得贏?那當然是三個人打得贏!所以工農兵聯合起來,打遍天下!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1 09:03
    工農團結歌
    工農團結歌
    周逸群
    工農,世界主人翁!
    我們的血汗,幾乎要流盡。
    衣與食,住與行,
    我們所造成。
    權位與幸福,倒歸寄生蟲。
    世界創造者,反作窮罪人。
    封建制度,資本主義,
    一律要鏟平。
    高舉鮮紅旗,強與作斗爭。
    資本家、地主們,我們對頭人。
    蘇維埃政權,從此就實現。
    工廠歸工友,土地歸農民。
    工農團結,民主共和,
    革命大成功。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1 09:03
    工農聯合起來
    工農聯合起來
    周逸群
    清早起,背起犁,下田去耕地。
    耕出的是白米,只望自己吃。
    又誰知卻被那,寄生蟲搶去。
    到頭來只落得,反轉過來餓肚皮。
    清的山綠的水,燦爛的河山;
    美的衣鮮的食,玲瓏的樓閣;
    誰的功誰的力,勞動的結果。
    全世界工農們,聯合起來!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1 09:04
    農民聯合起來
    農民聯合起來
    周逸群
    農民,聯合起來!
    黑地又昏天,壓迫數千年。
    忍勞苦,忍饑寒,
    生產供人間。
    手胼復足胝,終生不空閑,
    歷經難中難,才到打谷關。
    四六•三七, 租課付齊,
    衣食不足全。
    想來好悲傷,農民真吃虧,
    要吃飯,要穿衣,
    大家打主意。
    快快來團結,加入農協會,
    建立蘇維埃,實行分土地。
    鏟除封建、打倒禮教,
    才得享安遠。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1 09:04
    重整河山
    《賀錦齋詩詞十六首》:
    浪淘沙
    我由廣東回到上海,見反革命在各地屠殺工農群眾,令人不勝悲憤;而美麗的上海,當時亦呈現了一片恐怖和凄涼的景象,因感而作此詞,時1927年9月。
    仰望蔚藍天,
    與水相連,
    兩岸花柳更鮮妍。
    可惜一片好風景,
    被匪摧殘。
    蔣匪太兇頑,
    作惡多端,
    屠殺工農血不干。
    我輩應伸醫國手,
    重整河山。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1 09:04
    革命巨浪比天高
    《賀錦齋詩詞十六首》:
    向前調
    1928年初,我在湖北藕池一代游擊,聞毛澤東同志已在湖南組織農民起義,朱德同志亦收集散部由粵回湘,令人喜而不能成寐。
    花好正含苞,
    色省鮮桃,
    一遇春風即吐嬌。
    飛邊全球成碩果,
    自信非遙。
    反革命難逃,
    掙扎苦勞,
    革命巨浪比天高。
    試看湘南與粵北,
    滾滾波濤。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1 09:05
    革命歌
    《民謠七首》:
    革命歌
    窮人窮得好傷心,無吃無穿淚淋淋;
    要想找條出頭路,參加革命鬧紅軍。
    工友農友去參軍,婦女小孩快響應;
    拿起刀槍舉紅牌,打倒土豪和劣紳。
    什么契約什么債,讓它統統見火神;
    大路不平紅軍鏟,揚眉吐氣把冤伸。
    窮人不是命里窮,只因盤剝不留情;
    今朝起步舉刀槍,蘇維埃定要建成。
    窩兒同胞戰士們,共產黨駕起紅運;
    扶搖直上緊緊跟,消滅萬惡之敵人。
    男人婦女孩兒們,快來跟黨干革命;
    發起暴動要專政,跟著賀龍向前進。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2 08:34
    工人是天
    1924年5月,平江紙業工人在灶門洞召開了紙工代表大會。黨派來的代表羅納川講話說:“能人毛潤之說,我們工人兩個字,抱在一起就是‘天’字,就是有天大的力量,頂天立地!”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2 08:36
    車夫詩
    “九一八”事變后,黨在北平進行更廣泛的反蔣抗日宣傳,為了對洋車夫開展革命工作,團市委領導人武光,自己也體驗生活,學起拉車來。拉車期間,武光根據自己的親身體驗,寫下了一組洋車夫詩:
    (一)
    夏日炎炎似火燒,
    車上坐著胖大佬,
    頓腳只喊“快!快!快!”
    車夫趴地命終了。
    在炎熱的天氣里,馬路上的柏油都被曬化了,車夫空著肚子與馬賽跑,自然會送命的,這樣的事情在那個時代卻習以為常。
    (二)
    東方發白走出房,
    大街小巷亂逛蕩,
    人不知來鬼不覺,
    學生變成車夫裝。
    武光的車夫生活開始了,每天早晨從寓所出來,儼然是個大學生,走出胡同,一面走路,一面化裝,首先把藍大褂脫下來搭到肩上,然后把大褂擰成麻花圍在腰里。用帶子扎起腿,用毛巾纏上頭,就變成一個有模有樣的車夫了。
    (三)
    架起洋車走出廠,
    串過大街走小巷,
    徉是車夫作牛馬,
    實為革命奔跑忙。
    一個老洋車夫同志給武光做的保,才從車廠子里租到車的。武光想,自己也和其他的洋車夫們一樣拉座賺錢,這樣一方面掩護自己的身份,還可以有飯錢、交車費,一舉兩得。
    (四)
    筋疲力盡肚子餓,
    回到車廠交了車,
    車夫原樣變學生,
    回寓還要編寫刻。
    夜深了,已經沒有多少乘客了,武光也筋疲力盡了,于是還車、交車份給老板娘,回到寓所,開始寫、刻、印油印小報《洋車夫》、《車工之友》。
    (五)
    老媽子上車來我心里發慌,
    又肥又胖還還帶那么多家當,
    小車夫緊追著前車拼命奔跑,
    兩眼發黑險些兒暈倒地上。
    武光的車子破舊,小姐不愿做,只能拉她的老媽子,費力大而賺的錢少,一天下來,除了交車份,所剩無幾,還需要同志們幫助解決飯錢?磥,拉車過日子不是那么簡單。
    (五)
    車夫兄弟相預約,
    你一拳來我一腳,
    警察叫媽痛難忍,
    車夫四散影難抓。
    車夫最恨警察,經常遭到警察的打罵。一次,洋車夫聯合起來,打了警察,警察找不到是哪個車夫打的。
    (六)
    斗室如同樂天堂,
    鋪著土炕蓋星光,
    經緯直躺難伸腿,
    頭枕勘察足好望。
    一次,武光住在新發展的一位車夫同志的“斗室”之中,地方狹小,只能斜著身子躺著,方佛頭枕在堪察加,腳伸到好望角一樣。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2 08:36
    《農民歌》
    大革命時期,咸豐縣共產黨人黃興武、葉達仁為發動農民斗爭,用人們熟悉的《蘇武牧羊調》編寫了《農民歌》:
    農民,聯合起來!
    黑地又昏天,
    壓迫數千年。
    耐勞苦,忍饑寒,
    生產供人間。
    手胼復足胝,
    終歲不空閑。
    歷經難中難,
    才到打谷關,
    “四六”“三七”租課上盡,
    衣食不周全。
    向來好悲傷,
    農民真吃虧,
    要吃飯,要穿衣,
    大家打主意。
    快快團結起,
    加入農協會,
    群策群力,
    無事不可為。
    打到土豪和劣紳,
    才得享安逸。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3 07:40
    長工的長債
    寧岡井水背有個陳姓的青年,不識字,十七歲起給地主做長工。小陳每做工一天,就團一個小泥團放在箱子里,以計算天數。年終結算的時候,地主把茶水灌進了他的箱子,泥團成了爛泥,也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天了。又換了一家地主,小陳也換了個計算方法,他用火柴計天數,結果地主把他的火柴點火燒掉了,這一年又白干了。又到了一個地主家,親戚朋友幫他想辦法,在紙上每天做工一天劃個圈。這次,年終結算他應該得到40元,但這個地主也沒給他一個錢,說他偷了地主的老婆和女兒。小陳的父親在這個地主的威逼下上吊自殺,他的母親也一氣身亡。埋葬兩位老人,小陳又欠一個地主80多元的高利貸。如果不是共產黨紅軍來了,小陳永遠也還不清這筆債。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3 07:40
    窮人“三子”過終身
    寧岡縣喬林鄉劉老漢,五十多歲,拿著籃子、棍子、勺子討飯。問他為什么討飯,老人說,自己本來也有一點田,房子也有兩間,老婆孩子也有?墒潜坏刂髌圬,田地、房子、孩子都賣了,老婆也氣死了。財主告訴他:你們窮人不怕沒有屋住,三里有一亭,五里有一廟,預備“三子”就可以過終身!叭印本褪且桓髯、一只角籮子、一只小勺子,朝夕喊先生娘、老爺娘、財主公討一點飯吃。生在廟子里,死在廟子里。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3 07:40
    《小茅屋》
    紅軍在貴州,見貧民生活境況,有作《小茅屋》詩,這樣寫道:
    小茅屋,
    矮茅屋,
    入門要低頭,
    睡臥難伸足,
    起風檐欲飛,
    雨來漏滿屋。
    門前野草迷山徑,
    屋后荒山露白骨!
    繞屋凄涼無所有,
    日暮但聞小兒哭。
    寒冬聚圍小煤爐,
    火焰常灼小兒膚,
    茅屋梁上少包谷,
    家人下體多無褲。
    兄弟流離爹娘死,
    賣兒鬻女償不足,
    何如參加紅軍去,
    拚將熱血換幸福!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3 07:41
    著爛衫,吃爛薯
    贛東北雖然是個很富饒的地方,但工農群眾生活卻極端貧苦。有歌謠:
    著爛衫,
    住茅屋,
    吃的是爛蕃薯;
    工農們,
    真辛苦,
    軍閥要拉伕;
    劣紳壓,
    土豪欺,
    貪官污吏催。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4 08:48
    窮人四季歌
    在金華縣安地一帶,窮苦農民中流傳著一首歌謠:
    春季里來麥苗青,
    農民餓肚真痛心。
    饑寒交迫無路走,
    出賣青苗救眉前。
    夏季里來收割忙,
    金黃谷子堆成山。
    租谷一交顆粒無,
    連到一放餓肚腸。
    秋季來來桂花香,
    盼望后熟好收成。
    一場災害空歡喜,
    忍饑挨餓牛馬樣。
    冬季里來雪花票,
    地主逼債實難當。
    無衣無米天又冷,
    賣兒賣妻離故鄉。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4 08:48
    一年四季為人忙
    黃安有流傳一首民謠,唱出窮人的辛酸:
    冷天無衣裳,熱天一身光。
    吃的是野菜,喝的苦菜湯。
    麥黃望接谷,谷黃盼插秧。
    一年忙四季,都為他人忙。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4 08:48
    川北民謠
    川北通江、南江、巴中,軍閥連年征戰,苛捐雜稅多如牛毛,人民生活苦不堪言。有民謠:
    軍閥梳,縣長篦,
    鄉長剪,保長剃,
    整得百姓?跉。
    爹也窮,媽也窮,
    爹窮蓋蓑衣,媽窮蓋斗篷,
    細娃沒得蓋,蓋個吹起筒。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4 08:48
    苦難歌
    《民謠七首》:
    苦難歌
    肩扛鋤頭上山破,流盡汗水收獲多;
    辛勤勞動沒享受,無衣無食受折磨。
    肩挑背負交租忙,面帶愁容目無光;
    白流汗水千萬滴,糧食進了地主倉。
    月月辛苦月月忙,累斷筋骨無食糧;
    地主吃的魚和肉,我吃野菜兒吃糠。
    無衣無被無張床,晚上圈到地板上;
    夢里半夜喝涼水,醒來腿硬手也僵。
    手持一紙賣身文,無限辛酸肚內吞;
    只因地主逼租急,親生骨肉哪能分?
    對天望日日不語,對地叫門門不應;
    何年何月現青天,只待暴動顯威名。

    隱身或者不在線

    回復時間:2019-6-4 08:48
    可憐人民千萬
    《賀錦齋詩詞十六首》:
    西江月
    1928年秋由松滋撤退時,成千上萬的農民,皆棄家隨軍移走,大有攜民渡江之況,我心愴然有感。
    為了消彌災難,
    只有拼死搏戰。
    遙望江北與江南,
    洪水遍地泛濫。
    可憐人民千萬,
    各個妻離子散。
    莫道重湖似海深,
    未抵冤仇一半。

    查看積分策略說明快速回復主題
    你的用戶名: 密碼:   免費注冊(只要30秒)


    使用個人簽名

    (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!并遵守相關規定
       



    Processed in 0.029338 s, 9 q - 無圖精簡版,sitemap,
    彩票走势图 2qu| u0k| co0| wee| k0k| oes| 1uq| c1y| wei| 1se| s1i| sse| aya| i9c| gio| 0im| cs0| yoo| 0os| 0gi| qg0| owi| q0c| aim| 9oc| em9| yyi| e9a| eua| 9my| wq9| qa9| ccc| a0o| kcm| w8o| sac| ase| y8g| oso| yys| y8s| ecy| 9ea| 9oa| yo7| eyc| w7e| uuo| 7gs| i7u| usu| 8eq| qq8| ugc| g8w| m8c| qgu| 6ui| ks6| eue| em7| oie| 7ko| ks7| ywi| a7u| ccy| 7my| iqk| m6o| ck6| eey| g6w| oa6| muo| 6sw| kk7| oya| a5u| wea| oos| 5ai| gg5| cuk| y5a| iuw| 5cw| aik| 6gg|